(っ'-')╮ =͟͟͞͞💩ブォン

【王最】《解谜》 上

这么肝还是第一次……。

不会取标题,瞎取了一个,就这样吧x

总长中等篇的程度吧肝有些疼(不是  先发前三章 6400+的字……真的是爆肝了

☆设定是 官方设定 →怪盗吉×侦探最

★两个人并不是互相了解  从一开始就可能是陌生人设定

☆意味不明有 ooc会有 日式中文会有 日文也会有 逻辑可能没有 慎看哦(你


  


可以接受就↓







一、

 

 

 

调查了第53件外遇案件的最原终一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侦探所。

 

他扶着门框,摘下自己的帽子挂在了衣架上,用袖口轻轻的擦了脸上流下的汗水,最后长吸一口气,摇摇晃晃地坐在了自己的桌前。

 

助手看见最原回来了,连忙给最原端来了一杯红茶,轻轻的放在桌子上,询问着:“最原先生,案件最终结果怎么样了?那个委托者今天又来询问结果了……”

 

最原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一天的调查收获,不由得露出的苦恼的表情。

 

助手注意到了最原的表情变化,便开始小心翼翼的问道:“嗯……很苦手吗?发生了什么?”

 

最原犹豫半晌,才开口说道:“其实这不是普通的外遇案件,我今天去了委托者太太的公司,发现了这位太太刚好要出门,我就跟过去,之后不小心发现了一件事。”

 

“发生什么了?”助手问道。

 

“还记得前几日委托者家里钻石失窃的事吗,虽然不知道和他的外遇案件有没有关联,但我怀疑钻石失窃并不是偶然,而主谋可能就是他的太太。而这个太太给的并不是别人,而是近几日一直上电视的那个怪盗——キーチ(读作kiqi,大家自行想象)。”

 

“呃……也就是说,是自愿给的吗?”助手提问。

 

“这也是疑点之一,”最原端起尚温的红茶,喝了一口,续而又说道,“但是从他们的举止中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我只是觉得太太和キーチ可能有什么交易,而并非委托者说的外遇行为。”

 

“可以理解为太太喜欢上キーチ并且自愿交出钻石的吧。”助手提醒道。

 

“自愿交出有待考证,但是喜欢上有些不太可能。”最原说着,手轻轻地敲了一下助手的脑袋。

 

“最原先生我错了!啊!”助手摸着自己被敲的地方有些无辜地说着,“这种迷恋上怪盗交出财产和心的剧情不是很正常的嘛,电视上都这么演的。”

 

“首先从太太的神情来看是第一次见面。第二,他们如何认识?当然不会是从网上或者推销才认识,如果是这样,太太应该会带着手机和宣传单等待,而很微妙的是,キーチ似乎是在等她。第三,交换东西的动作我没看到,所以是不是自愿交的我不是很能确定,但是钻石一定是太太拿的没有错。”最原说着,拿出了一张纸,写出了两人的可疑点,最后在キーチ的名字上打了个圈。

 

“キーチ之前的偷窃似乎都是通过小渠道取得,之后大声宣扬的放回,如果和以前一样的话,他一定会在事后第二天还回委托者的钻石吧,做出神不知鬼不觉的偷窃,像是在变戏法一般地模样……而且每个被偷过东西的人拿到之后的神情也不像是自我交出物品的样子,这是我最疑惑的地方。”最原在キーチ的名字一笔一笔的划着圈,拉出了一条线,打了一个箭头,又写上了一个人的名字。

 

“田中警官……?”助手看着最原的字迹,读着。

 

“是,田中警官现在在抓キーチ,但是每次出现归还的地点都不太一样,导致他不能顺利抓到キーチ。”最原叹了口气,放下了笔,靠在了椅背上,“还没走多久就遇到了田中警官,他看着我问我有没有看见什么可疑人物,我就简单陈述了一下刚刚说看到的,却被田中警官叫去参加捉捕キーチ的计划什么的……”

 

“那不是挺好的嘛……诶?!”助手原先平淡的语气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她按住最原的肩膀,开始摇晃了起来,“不是吧最原先生?!你要去捉キーチ了吗!那一定要帮我要张签名!”

 

最原被摇的有些晕,他拿下助手放在自己肩膀的手,看了助手期待的小眼神,无奈地说道:“怎么会被我遇到,被我看见就算稀奇了,以及……”

 

“你是不是又在上班时间看剧了?”最原问着。

 

“……啊哈哈,哪里有啊……我就是,看新闻,对!看新闻!了解现在社会的状况,才能好好帮助最原先生啊!”助手磕磕巴巴地说着话,眼神躲躲藏藏,就差找个地方钻起来了。

 

最原看着这出演技0的表演,摇了摇头,拿起了身边的资料看了起来。

 

 

 

 

 

 

二、

 

 

 

收到田中警官的通知是在那一日见到キーチ后的第二天。还没有完全睡清醒的最原被田中警官一个电话call了起来,说是又有钻石被偷了,赶紧让最原过来看看情况。

 

最原迷迷糊糊的回答着是是,便从床上缓慢地爬了起来,而做完所有的事情到现场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

 

“我说最原侦探,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受害人要等睡着了!”田中警官气愤的指了指身边的一位女士,说着。

 

“抱歉,睡眠有些不足,可能当时有些迷糊。”最原先向田中警官道歉,转而面向受害人,心里一惊。

 

……这不是委托人的太太吗!

 

不过她的出现似乎让最原心里明白了一些,他为自己让对方等这么久道歉,转而问向了失窃的问题。

 

“请问是什么时候失窃的?”最原拿出了自己的手帐,开始记了起来。

 

“不知道,可能是好久以前吧,”女士说道,表情有些伤心,“都怪我没有发现,我昨天才开始去找那个钻石,那可是我丈夫最宝贵的物品,突然丢失我也很难过。”

 

“那你有和什么不认识的陌生人见过面吗?”最原问道。

 

“没有,我昨天很安分一直在工作,”女士伤心的拿出手绢,擦了擦眼泪说道,“不过这和失窃有关系吗……好像没有我的关系吧。”

 

“女士别激动,我只是再确认您的不在场证明。”最原回答。

 

“好,没事,没事。”女士又擦了擦眼泪,说着。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最原记下了她的发言,随后说道,“失窃了这么久,为什么现在才报案?”

 

“之前就说了我昨天才去翻找了钻石,发现不见了立马报的警!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女士有些慌张的说道,还没有听最原问下一个问题,就慌忙跑走和别的警察攀谈去了。

 

最原记下了女士的所有回答,在最后写了一个大大的“嘘”,并且画了个圈。

 

“最原侦探,你看这个失窃案是不是和キーチ有些关联?”田中警官走了过来,小声的问着最原。

 

“有,依照之前的规律,今晚キーチ可能就要来归还钻石了吧。”最原说道。

 

“嗯?的确是没错……可是你怎么判断是キーチ下的手?”田中警官带有审视的眼光看着最原,说着。

 

“原因其实只有一个,是钻石,这一点你应该最清楚,キーチ偷的都是钻石,虽然从这一点来说可能太牵强,但是受害人欲盖弥彰的回答让大家会导致错误的判断。”最原说道,“如果你的贵重物品突然消失,会在数日之后才报案吗?她选择今日报案,应该是昨日钻石不见被发现,但为什么选择今天,可能是不想让我们知道其中的原因。”

 

田中警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示意最原继续说。

 

“虽然我没有明确的证据可以提出来,但是今天布置一下对キーチ的逮捕总归是没有问题的,钻石想兑换货币还得经过各种渠道,若不是キーチ,我们可以直接追捕真的犯人。”最原一点一点分析道。

 

“说的也有道理,那最原你就一起参加吧,”田中警官一把搂过站在一旁的最原,笑着说,“以后也要拜托你了啊最原侦探。”

 

“啊……啊,好。”最原回答着,心里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终于摆脱了田中警官的“拥抱”,慢慢的挪到椅子那里,坐了下来。

 

“那个,最原侦探啊!你负责这个三号楼楼顶吧,可能位置有点太多了人手不够,你先去楼上呆着吧,似乎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快去快去!”田中在旁边大声喊着。

 

“啊,好,我这就去。”椅子还没坐热,最原就从椅子上起身,迈出自己的小碎步,走去了三号楼楼顶。

 

最原到了楼顶,长长的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手帐开始研究了起来。

 

首先是委托人的委托,是在一个月之前,怀疑自己的夫人有了外遇,从这里开始委托。

 

再到前几日委托人过来说钻石失窃,但是不愿意找警方,随后又找到了最原。

 

前天委托人的太太出现,和キーチ碰面。

 

今日三次说谎,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最原在本子上乱涂乱画着,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


 第一,夫人是有外遇的,并且她是有计划准备私奔的,不过这些都是猜测,若是真有外遇,保密工作做的是非常好的。


 第二,夫人没有外遇,为财而偷钻石,明明在同一个屋檐下,身为夫妻,为何要有这种举动呢?如果可行,可能要寻找动机。


第三,见面……


“所以为什么要和キーチ见面呢……”最原嘟囔着。

 

“为什么要和我见面呢~?”耳边突然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的最原被吓了一跳,立马回头警惕地看着声音来源。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西沉,红色的霞光和面前的人明显格格不入,却有一种道不明的适应感。黑色的披风在分钟轻微的摆动,少年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慢慢的凑近还在发愣的最原。

 

“诶……不要这么警惕嘛,我好心找你来搭话的。”对面的少年微眯着眼,一直打量着最原,嘴角还依旧挂着笑容。

 

最原被盯得有些发毛,下意识地退后,却发现后面是栏杆,进退不得。

 

“话还没说完,为什么要和我见面呢~”少年直勾勾的看着最原,似乎要把最原盯出一个洞来。

 

“你是キーチ?”最原往旁边稍微移了移,问着。

 

“嗯,没错噢,是我,我已经这么有名了吗!” キーチ也跟着最原挪了几步,又接近了最原一点。

 

“嗯……所以你可以不要离我这么近吗。”最原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看了眼快要贴上自己的キーチ,说道。

 

“诶~有吗,没有吧。” キーチ依旧是看着最原,回答道。

 

“好了,你是来还东西的吧,你交给我就好,我会还给失主的。”最原见对面对于他的妥协并没有做出退让,反而变本加厉,只好自己硬着头皮推开了快要贴上的キーチ,说起了正事。

 

“真无聊啊~还以为可以陪我多玩一会儿呢。” キーチ有些乏味的咂了咂嘴,双手交叉放在头后,一副放松的样子。

 

“你不怕我抓你吗?”最原看着キーチ,问着。

 

“不会啊,一般电视剧里不是侦探追着怪盗,但是一直追不到嘛。” キーチ笑着,看着对面一脸正经的最原。

 

“那也只是仅限于电视剧里吧。”最原吐槽着。

 

“那这位侦探さん的名字可否让我一赏?”像刚刚那样,キーチ又开始逼近最原,似乎有了些探求的眼神。

 

“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最原反问道。

 

“真冷淡啊最原ちゃん,本来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的呢。” キーチ眉头一皱,一副很难过的表情。

 

最原见到这种场景,连“他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这种话都忘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想上前去安慰。

 

“なんてね~♪”还没等最原伸出他安慰的手,キーチ突然像换了一张脸一般,突然笑起来。

 

“にししー最原ちゃん真可爱啊,好想这么一直欺负下去啊。” キーチ在旁边自我感叹着。

 

“喂!你……”

 

最原刚想说话,却被楼下的声音打断了。

 

“最原侦探!你上面有没有什么状况啊!“田中警官扯着嗓子问着,”有状况直接喊就好了啊!我们还在检查!“

 

你这样叫是谁都直接跑了啊。最原内心吐槽着,有些无奈。

 

“哎呀不好,是不是要来抓我了啊,“キーチ同样听到了田中警官的大喊,但依旧是笑嘻嘻的站在楼上,没有一点要走的样子。

 

“如果我现在喊的话你就要被抓住了哦?“最原试探着,想看看キーチ有什么反应。

 

“诶——可是我想让最原ちゃん抓我嘛,这样我被抓也是甘心的。“キーチ回答着,没有一丝紧张的样子。

 

“反正又在说谎吧。“最原一语道破了キーチ的话。

 

“不愧是最原ちゃん,刚见面就这么了解我呢。”キーチ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为了不被最原ちゃん抓到我会更努力的哦。”

 

说完这句话,キーチ便像故事中的怪盗一般,扔出了一个烟雾弹,便从最原的眼前消失了。

 

当大家都看到“キーチ”在天空中飞翔而慌乱的时候,最原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了那一颗失窃的钻石。

 

 

 

 

 

三、

 

 

 

钻石找回来当然值得欢喜,但委托人所委托的外遇案也变得相当麻烦起来。

 

首先是钻石失窃,虽然是外遇案件中一个小部分,可也是关键的一部分。

 

现在已经初步鉴定钻石是夫人自己偷的,自导自演演了一出戏,最后钻石还是回到了委托人手里,可以说夫人是白忙活了一场。

 

之后是夫人的谎言。失窃时间,报案时间,以及没有遇见陌生人的发言,想必是有些秘密不愿意说,最可能的就是有情夫和贪财造成的谎言。

 

最原坐在桌前,在手帐上涂改着,把一些要点和疑点全部都圈了起来,随后问起了助手。

 

“之前委托人说失窃的时间和夫人在家时间段是一致的对吧。”最原问道。

 

“没错,所以怀疑是夫人偷的。”助手立马回答道。

 

“所以委托人他早就知道了吧,告诉我是想知道她偷钻石的原因吧,以及正好和之前外遇委托对应,是想知道和外遇有没有什么关联吧。”最原摇了摇笔,分析着。

 

“是啊是啊,不愧是最原先生!”助手随即附和道。

 

“好了好了,别拍马屁了,挺肉麻的,是不是有事情求我?快说吧。”最原一眼看穿了助手的小意图。

 

助手扭扭捏捏的,半天才说出来。

 

“那个……キーチ的……签名。”

 

“……那种东西,我真的没有。”最原被助手的话差点呛了口口水。

 

“我听说最原先生见到キーチ了,还以为会帮我要的,唉,好伤心。”助手一下子泄了气,开始在最原身边转悠。

 

“干什么……”最原有些无奈地看着助手,说。

 

“我在等你走啊!”助手说,“昨天又发生了钻石失窃的事诶!我以为田中警官会通知你!”

 

“这件事我不知道啊,昨天的事?”最原揉了揉太阳穴,最近为外遇委托消耗了大量的脑细胞,把田中警官给忘了。“咦……似乎没通知我啊。”

 

“那就怪了,明明失窃都上新闻了啊!”助手说着。

 

最原用手敲了敲桌子,随后用手托住下巴,盯着桌子上刚整理出来的资料,似乎没有注意到助手的话,无动于衷。

 

“最原先生?你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难道你没有一种突然被抛弃的感觉吗!”助手手扶着桌子,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为什么会有?”最原手依旧是托着下巴,扭头看着助手,“在被请求帮忙的时候我当然乐意帮忙,如果在对方没有请求的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助手一下子就泄了气,趴在桌子上漫不经心的整理起了近期的资料。

 

没过多久,最原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转头看向助手。

 

助手当然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之前在Ama○○n上买的书你有帮我拿吗。”最原问道。

 

“似乎没有啊……我忘了……”助手一脸心虚的表情。

 

“那我自己去拿吧。”最原说着,把手帐塞在了上衣口袋,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走出了事务所,下了楼梯,从下面亲切而又温柔的商户老板手里拿回了寄放并被最原期待已久的书籍(助手嘴中的形容),安稳的回到了事务所。

 

安稳?怎么可能安稳。

 

刚走到楼梯的转角处,最原就被一只手扯到了楼梯道的拐角,用极其暧昧的姿势,将最原堵在角落。

 

还没等最原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人便伸出手摸着最原的脸颊,沿着脖子摸到了胸口,说道:““最原ちゃん不在的游戏好无聊啊,本来还想和最原ちゃん一起玩的呢。”

 

这一举动让一向冷静的最原大脑突然当机,方才满心欢喜拿的书也从手中脱落,啪的一声摔落在地上。那惊讶的眼神和瞬间通红的脸颊,立刻出卖了他的不知所措。

 

“最原ちゃん真的很可爱啊~总是忍不住想去欺负呢。” キーチ笑着往后退了一步,放开了最原。

 

最原捂着通红的脸,一副“就知道你在耍我玩“的表情,看着眼前一脸满足的キーチ。

 

“不要这么看着我嘛,我也是因为喜欢最原ちゃん才会这样的。”前一秒还在笑着的キーチ,突然变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眼睛里开始闪烁着泪光,一滴一滴,沿着脸颊滴落了下来。

 

最原的内心还在吐槽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但是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哭把想说的话都堵了进去。

 

“好……你别哭了啊。”最原礼貌性的安慰道。

 

“にししー冗談だよ~”キーチ的眼泪一秒收了回去,嘴角上扬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眼睛笑盈盈的眯成了一条缝,似乎对刚刚最原的反应非常满意。

 

“我说你啊……”最原有些无奈,蹲下捡起了自己的书,拍了拍书上的灰尘,看着面前的キーチ。

 

“嗯~最原ちゃん怎么了?” キーチ也同样直视着最原,眯了眯眼。

 

“我和你明明才见过一次面,为什么会对我这么执着?是因为我是侦探吗?”最原提出自己的疑问。

 

“因为我喜欢最原ちゃん啊,” キーチ说,“是因为我喜欢你哦?”

 

“总之又是一句开玩笑的话吧。”最原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回答道。

 

“不是哦最原ちゃん,这是实话哦。”キーチ说,“你觉得呢?”

 

“我觉得……”

 

最原刚一开口,キーチ立刻放了一个烟雾弹,像上次一样不见了踪迹。

 

最原被烟呛得咳嗽了几声,下意识的摸了摸上衣口袋,摸出了一颗钻石和两张纸。

 

这个钻石毫无疑问是昨天偷到的钻石,而两张纸是……

 

抱着好奇的心情,最原打开了纸片。一张写着キーチ,想必是他本人的签名吧,还有一张上面写的是——王。

 

签名?最原是不需要这个的,只不过最原的助手很想要。但他是如何得知自己的助手想要签名的?

 

王又是什么?是什么提示吗?

 

不,这不是重要的。

 

最原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帐居然不见了!

 

这个人为什么要偷走他的手帐?他的手帐并没有钻石那么值钱,但对最原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仅仅是想玩游戏吗?

 

最原拿着书,心烦意乱的回到了自己的事务所。并把刚刚那张写有キーチ的纸狠狠的拍在了助手的桌上。

 

可能到现在助手都觉得在Ama○○n买的书都会送怪盗キーチ的签名吧。




评论(2)
热度(34)

© ゆうや | Powered by LOFTER